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旧版回顾         投稿中心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陈建:关于非罪行贿信息的查询与应用问题的探讨

时间:2015-03-10 来源:咸丰县人民检察院 访问量:

  非罪行贿行为从解释上来说指的是人民检察院自侦部门在办理行贿受贿案件中,认定的有行贿行为,但不构成行贿犯罪的;有行贿行为且构成犯罪但情节显著轻微的,对于这几类法律上处理的方式主要有: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法院认定受贿人受贿罪成立,不予追究对应的行贿人的责任。总而言之就是没有被认定为有罪的行为。经对2010年以来我县办理的行贿案件涉案行贿行为进行分析,非罪行贿行为信息在法院判决中有记载的占15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中有记载的1人。 

  自高检院开始运用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以来,这个全新的信息平台,在检察预防理论和信息理论的指导下,通过建立全国档案信息库,利用计算机运用将技术预防与制度预防有机地结合起来,利用非刑罚手段,在预防商业贿赂领域腐败,维护市场经济健康运行过程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查询的广泛运用,不仅对那些已经犯罪的人是一种警醒,更加对那些还抱有侥幸心理的预谋人员起到了强烈的震慑作用,给那些商业腐败分子心中埋下了“心理阴影”,他们会不由自主地去掂量“利与弊”、“得与失”。这也为检察机关有力地推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整合检察法律监督与行政执法监管力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笔者立足检察职能,结合在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实践操作与运用中的体会,仅从非罪行贿行为信息的运用领域及如何发挥作用等方面做出一些探讨,仅供参考。 

  一、检察机关信息查询系统非罪行贿信息的现状 

  查询系统中“非罪行贿信息”的缺陷 

  非罪行贿信息是一类没有被有关机关认定为有罪,且未对外公开的特殊信息。既然如此,这类信息被录入系统,对查询人员提供告知是否会存在泄露个人隐私,造成商业影响的现象发生,是个值得大家深思的问题。在检察机关打击职务犯罪案件过程中,办案机关大多都坚持“以打击受贿对象为主,以打击行贿对象为辅”的这样一种执法理念,大家都同情行贿者,痛恨受贿者,通常都认为行贿者大都是被逼的,要不是因形势所迫,谁会心甘情愿将自己辛苦挣来的钱拿去“孝敬”受贿者。于是,司法机关在处理行贿人时就偏轻,只要行贿数额不大、影响不恶劣,且能积极配合办案人员查清受贿对象的受贿事实,都采取不予刑事处理的方式。然而这种“保护式”的做法也未尽适当,有可能会助长歪风邪气之风不灭而至更甚。 

  鉴于如此,侦查部门在办理案件中,就疏于了对此类人员详细信息的采集,甚至有的案件会将此类人员的行贿行为轻描淡写,亦或是有选择性剔除,最后经过一番精挑细选后移送审查起诉,审判机关也就只有针对案卷有载明的事实做出判决。预防工作人员从法院的判决当中,收集到的行贿行为信息也就相当有限,无法第一时间完善。 

  二、非罪行贿信息查询运用领域 

  1、招投标领域的应用。当前查询系统主要服务对象便是工程招投标领域,占据了整个查询量的80%。然而大家都明白,这个领域内的腐败问题也是最为突出的,绝大部分的贪腐案件都离不开“工程”,且常呈现出“1n”的模式,各种行政审批手续纷繁复杂,链条越长,腐蚀面越大,行贿受贿的概率也就越大,牵涉的人员也就越广。侦查机关在处理此类案件时,主要是严打受贿对象,对于行贿者采取的处罚是能轻则轻,这样很大一部分行贿金额在立案标准边缘线附近的行贿者就没有被立案查处,逃避了法律的制裁,被纳入到“非罪行贿行为”,这样的一类人一旦没有相应地措施和制度加以约束,久而久之则会变本加厉,助长不正之风继续盛行。因此“非罪行贿行为”也必须运用到查询领域,同时出台相应地措施进行约束,规范招投标领域的正常运行。 

  2、政府采购领域的应用。在政府采购领域,供货商们的竞标之争亦非常激烈,他们潜意识里认为,要想顺利中标,除了公司自身的软硬件实力之外,还需要有一定的官场人脉资源,双管齐下,定能成功,由此商家、官家和业主三方之间便形成了一条利益链,商家出钱买信息,官家出钱卖信息,业主方吃回扣,暗箱操作围标、串标等违法活动,最终达成一致目的。“非罪行贿行为信息”运用于政府采购领域可以有效地预防有违法行为而无犯罪记录的人员逃避市场监管,对不法份子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促进市场竞争公平公正。 

  3、干部提拔任用领域的应用。各地党委政府在选拔任用领导干部和重点岗位工作人员时,应该将检察机关的行贿犯罪档案查询作为前置程序,把查询结果作为干部廉政考核的依据纳入到考评档案中,同时建立配套的考评责任制,对考评失察的要追究责任,可以有效地防止干部“带病参选”、“带病提拔”、“带病上岗”。除了已经被法律认定的行贿受贿犯罪记录之外,非罪行贿行为也同样应该向相关部门提供告知,作为选拔任用前的参考,以此来遏制官场上买官卖官,行贿受贿不正之风,营造官场清正廉洁的社会风气,促进干部选拔任用任人唯贤,保障竞争者之间公平公正、推动社会诚信意识的广泛传播。 

  4、金融、工商、税务领域的应用。凡涉及行贿受贿等犯罪或行为的案件,都离不开“钱、财、物”,而这些都与金融、工商、税务密切相关,他们在办理业务过程中,也是最注重信用评价的,由于这三大领域是开展各项经济活动的主导,其目前运行的信用评价体系也最趋于成熟,还具有一定的强制性,能够直接影响个人和公司企业的经济发展活动,如个人办理信贷、企业资质的年检、等级的评定、税务登记等,因此,非罪行贿行为信息也应广泛运用于这些领域之中,不能让非罪行贿行为这一类人游离于违纪和犯罪之外而不受到社会的约束,更加不能以保持沉默的姿态淡而处之,还要敢于亮剑,震慑犯罪。 

  三、充分发挥非罪行贿行为信息的作用 

  为了充分发挥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在维护社会公平和市场秩序中的作用,也为了平衡行贿行为查询可能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在对外提供“非罪行贿行为”信息时应着力在保障非罪行贿信息的录入、规范查询程序、制定合理处置措施和跟踪督促处置方面进行完善。 

  1、认真收集非罪行贿行为信息,准确全面及时录入查询系统。要对外提供查询告知作为运用的参考,就必须保障录入信息内容的完整性,如行贿人的基本情况以及行贿的目的、金额、方式等等都要有详细地描述,同时在录入时要确保内容真实全面准确及时,这样出具的结果才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2、规范查询程序,合理提供查询告知,切实保护他人合法隐私。非罪行贿行为信息的对外查询要与行贿罪信息查询区别对待,从查询范围和查询程序上进行规范,严格划分和落实。对经法院公开审判的受贿罪对应的行贿行为人列入公开查询范围,而将未经审判或非公开审判的行贿行为人列入内部查询范围。同时,查询过程中严格执行出示查询人有效身份证件和查询用途的要求。这样检察机关既做到了满足查询申请人提出查询需要达到的目的,又能有效地防止行贿行为人私人信息的外泄,影响其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切实地保护公民个人合法的隐私权利。 

  3、完善制度,扩大行贿档案容量。改进现有的行贿档案查询系统,增加违纪案件中的行贿人信息,同时与金融、工商、税务等目前成熟运行的信用评价手段相对接,将廉洁信用强制性、捆绑性地纳入其他应用较多的信用评价系统。在进行其他信用等级评价的时候,同时出具是否有行贿犯罪记录的证明。如将廉洁信用纳入到目前应用较广的个人信用报告,推动相关惩治制度的建设,相关主管单位或合作伙伴必须将廉洁信用作为是否赋予资格或开展经济活动的考量因素,从而充分实现行贿档案的社会价值。  

  4、制定合理的处置措施,防止“一刀切”。向申请查询人告知查询结果时应当注明其不同于行贿犯罪,建议参照有行贿犯罪记录者的处置方法,但在进行处置时应适当减轻,比如采用“阶梯式”的处理方式,按照犯罪行为的性质和社会影响程度,划分出从重到轻的处理办法,设定档案记录的封存时间,结合有不良记录者的社会表现,灵活性进行调整,防止“一刀切”的做法,有失公允,导致不稳定性社会因素的发生。个人行贿行为与公司、机关单位行贿行为的处置要区别对待,同时还要注意对处置结果进行跟踪回访,将回访情况如实反映到查询档案当中,以便申请查询者在处理时进行参考。 

  5、充分运用“污点效应”,预防违法犯罪,改善社会环境。非罪行贿行为信息的记录是一个“污点”,这个“污点”被存入个人和企业诚信档案中,或多或少对于其本身实一个警示,甚至会影响到周围的企业和个人,在实践当中,我们既要让这种“污点”能有效地遏制不良信用者混入社会兴风作浪,同时又不能让一个“污点”毁其一生,毕竟成长之路不易,不能因为一次错误就永远封存,需要人性化地给予其改错回头的机会,这样,让这个“污点”记录既可以对违法或犯罪者进行有效地打击,也可以起到减少和预防犯罪的效果,充分发挥出其市场监督的功效,笔者将之称为“污点效应”。 

  6、广泛宣传,发挥正确的舆论导向,扭转风气。一方面要纠正“宽容行贿”的社会文化,形成行贿可耻的社会氛围。要加大行贿违法犯罪的法律宣传,在全社会营造一个打击行贿行为的良好环境,提高社会公众的认识,使他们认识到行贿也是一种犯罪,会受到刑法处罚的,使行贿失去社会心理基础。另一方面要转变司法人员的执法观念,克服查处行贿犯罪失之于轻的现象,树立从源头上治理贿赂犯罪的意识。             

   

    作者:陈建,咸丰县人民检察院预防科科长

作者:

上一篇新闻:陈进:浅析检察机关自侦案件犯罪嫌疑人羁押前体检环节存在的安全风险及对策
下一篇新闻:胡朝辉:浅谈生态文明建设的法治保障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